第402章 希望工程基金慈善晚会(下)(1 / 1)

次日7号一早,张和平坐火车赶回了港岛。

然后,就见丈母娘许洁凤坐在客厅里看电视,一问才知是昨天下午回来的。

就在张和平安排人,将他画的那些铅笔画做成大尺寸海报,以及制作大眼睛女孩作封面的请柬时,老丈人唐明、大舅哥唐仁、大侄子唐烈都快步走了进来。

“和平,真的是那位夫人来了?”老丈人唐明急切问道。

“嗯!”张和平随口应了一声。

在茶几边写了一张纸条后,张和平又从大老婆唐欣那里接过一卷港币,与那一叠铅笔画,交给了保护伞公司的一个年轻保镖,“这里是10万,多找几家广告公司,最迟今天晚上8点,我要见到纸条上要求的成品,能办到吗?”

年轻保镖急忙答道:“老板,我会汇报给我们队长,请他找人处理。”

“去吧!”

张和平打发走了保镖后,这才看向唐明他们。

“他们这会在白云宾馆,准备在港岛开一场慈善拍卖晚会。”张和平笑道:“我让淑婷预定了山下的希尔顿酒店,到时候在那里开晚会,隔壁是银行,方便收钱。”

大舅哥唐仁笑道:“在港岛开,那就方便多了!”

“其他华商应该还没收到消息。”张和平见老丈人唐明脸上露出迟疑神色,遂补充道:“另外,我妈也跟着他们过来了。”

“亲家来了!”唐明脸色一喜,立马给自己找到了过去的理由,“阿欣,带上孩子们,我们去花都见你婆婆。”

在他想来,如果直接过去找那位夫人,有拍马屁之嫌,但通过亲家马秀珍这层关系缓冲一下,那就自然多了。

“小北、小南还要补课,他俩就不去了吧!”大老婆唐欣为难地看向张和平,见张和平点头,她才高兴地去叫孩子们。

就在众人各怀心思的时候,张和平给保护伞公司负责人韦春桥打了电话过去。

“韦哥,来安保生意了!”张和平笑呵呵的对电话那头的韦春桥说道:“重要访客的保卫工作,预计20个来宾;以及一场慈善拍卖会的安保工作,你们立刻制定计划和报价,下午3点前能不能送过来,让我过目?”

眼见唐欣带着4个孩子,跟着她爸妈、大哥等人离开,小老婆陈淑婷忍不住问道:“老公,需要我做点什么吗?”

“还需要两个拍卖师,一個备用;还有会场布置、礼仪之类的,再有就是餐饮安排……”

张和平这边紧锣密鼓的布置了一天,当天晚上就接到大舅哥唐仁从花都那边打来的电话,明早8点的火车,8点50抵达港岛九龙站。

这护照办得太快了点!

……

第二天,天刚亮,张和平就带着红旗轿车、6辆陆巡防弹车,以及几辆从车库里征调的黑色轿车,去九龙站接人。

他们到达出站口,刚派了一辆车去买早点,华润的车队也来了。

华润的车从红旗轿车旁边一一开过,绕了一圈回来,停在了张和平他们车队的后面。

起初,两个车队都没人下车。

直到买早点的唐家车回来后,张和平才招呼众人下车吃早点,免得食物的味道留在车里。

紧接着,华润的车队也下来不少人,带队的老者跟张和平认识,厚着脸过来混了一顿早餐吃后,就跟张和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。

“中信容老爷子的车。”华润的带队老者看了眼手表,笑道:“8点半,挺准时的。”

然后就见容家的车队开过去,绕了一圈回来后,停在了张和平他们的红旗轿车前面。

一众保护伞公司的司机、保镖见张和平没有任何反应,便没有多嘴,只是静观其变。

容家的人没下车,似乎知道自己挡了谁的车,不好意思下来。

时间来到8点45分,一辆绿皮火车进站。

容老爷子下车,仿佛刚看到张和平与他旁边的人一般,结果只是点头打了个招呼,然后就进车站接人了。

只不过,这老头进去没多久,就发现唐明两口子,簇拥着郑老太太出来了。

唐家占了先机,容老爷子只打了一个招呼,就与接驾机会擦肩而过,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位夫人上了唐家的红旗轿车。

张和平刚才跟华润那位老者沟通过,华润接几个相熟的人,然后一起开车去希尔顿酒店。

容家车队没接到人,直接遣散了一半车辆,这才跟着去酒店。

因为华润那位老者坚持由他们提供酒店安保,张和平便留了红旗轿车和三辆陆巡等老丈人唐明他们。

他则带着母亲马秀珍和王姨,以及老婆、孩子先回太平山上转一圈。

王素梅跟着马秀珍,在118号别墅里参观了一会后,不由感慨道:“与这里比起来,首都那些别墅、洋楼就像是乡下房子。”

“王姨,你可别给我上眼药,我这都算是朴素的了!”张和平笑呵呵的拿来杯子倒茶,“你去隔壁两栋别墅看看,那才叫一个花里胡哨,到处都是包金、包银,天鹅绒、雪貂皮、麋鹿头什么都有。”

张和平放下水壶,坐在沙发上,指着屋内的装饰,笑道:“这些都是我设计的,主打的是简约、大气、上档次。”

王素梅端起印有精致黄花的白底茶杯,瞧了一眼里面的茶叶,笑道:“我大老远的过来,你就给我喝普洱茶?”

“喝习惯了,家里就这一样茶叶,除此之外就是速溶咖啡,王姨要不要尝尝咖啡?”

“不了,我喝不惯那个。”

随后,张和平又带着王素梅去平坝上,看了一会维多利亚港,简单说了一下慈善拍卖会的流程安排。

临近饭点,陈淑婷陪王素梅坐车去了山下酒店,与华润、中信、唐家,还有其他闻讯赶来的部分华商,一起商量希望工程基金的第一场慈善晚会。

而张和平和唐欣,则陪着还有些晕乎乎、没适应过来的母亲马秀珍,在别墅里吃了一顿家常便饭。

随后,在郑老太太、王素梅他们参观港岛的小学、中学、大学的三天时间里,一封封印有大眼睛姑娘作封面的不记名慈善晚会请柬,有针对性地送到了一个个华资港商手中。

一时间,华商圈子里,都以收到请柬为荣,没收到请柬的,仿佛被排斥在了港岛华商圈外一般。

6月12号,上午8点。

中环希尔顿酒店大门、后门、3楼会场门口、楼梯口等关键位置,都有两个保护伞公司的保镖,带着一条黑背狼狗,拿着一根手持金属探测棒执勤,搞得华润的保镖很是无语。

因为,对比保护伞公司保镖身上的防弹服、防爆盾牌、大钢叉,还有对讲机等,华润的保镖就显得有些业余了。

上午10点,希望工程基金的第一场慈善晚会,就可以入场了。

张和平此时站在希尔顿酒店的二楼餐厅,看着下方一楼大厅里络绎不绝进来的人,对旁边的王素梅和陈淑婷笑道:

“商人擅投机,没得到请柬的,直接住进了酒店;拿到请柬的人,这么早过来,主要是为了拓展人脉,寻找商机。”

“慈善拍卖会想要搞好,想要长久搞下去,那就需要给这些商人搭建一个交流平台。要让他们觉得,做慈善花的那点钱,物超所值!”

“如果,只是单纯地等着别人捐款,或是上门去要钱,那样就太没效率了。”

陈淑婷在一旁双眼放光,“老公,赛马场的会员制,也是这样一个交流平台吗?”

“他们那个是圈子,就像和平置业的富太太圈,那是渐渐固化了的关系网。”张和平笑着解释道:

“而慈善拍卖会这种交流平台,则是半开放的圈子,其中的吸引力,需要你慢慢观察、体会。”

“好了,我先回去了!”张和平看着王素梅说道:

“有那台19英寸的超薄彩屏显示器当压轴拍品,这场慈善拍卖会的捐款绝对不会少。”

“慈善这一块,以后就靠王姨帮忙了!”

……

(本章完)

记住小说阁地址:xsggg.com